李宇春属于2005年 也属于成都

李宇春属于2005年 也属于成都

时间:2020-03-24 15:5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2005年的整个夏天,《老鼠爱大米》终于退市,全国上下都流行着一个调调,想唱就唱,要唱得响亮。到了成都,这个调调未能红过一声人类发出的海豚音,也未能红过一曲手舞足蹈的《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

  10年之前,万人空巷的情景也在这座城市发生过,那是全兴队鼎盛的时候,老少爷们儿排夜队求一张票,有球赛的时候街上就几乎没个男人,他们都在比赛结束的时候出现,以排山倒海的气势砸酒瓶子或挥舞红旗。那是血性爆发的成都,在那之后,成都一睡十年。

  后来,成都人是被一群小姑娘的声音叫醒的,不是什么天后,是同事老王隔壁三表叔女儿的高中同学——沿着锦江拐不了几个弯,红透全国的那个女孩有着能让我们津津乐道的故事,好像我们真的熟知她们的成长。在这个叫做“超级女声”的节目里,争气的成都姑娘在几十万人里留到了最后,三个还没太学会怎么在舞台上笑出八颗牙的孩子,就已经变成了城市英雄。谁忘得了那一年的天府广场和春熙路啊,多少老太太冒着中暑的风险,拦住个路人就夸这闺女又俊又唱得好,投一票呗。

  就像耳边天天有个声音在念叨“投身进这股洪流中吧”,再稳重的成都人都不拿架子了。阳春白雪的文化界和下里巴人们聚集的苍蝇馆子,伴着香茶和酒肉度过长日的,永远是春春、靓颖和何洁。电视台的收视率多少年没有这么增长过,成都人的骄傲,多少年,没有这么明目张胆过。

  几个孩子都红了,成都也红了,除了川菜和麻将,这座城市多了一个标签——选秀之都。“超级女声”已经不是一个秀,而是战场,在这里,成都人用平日里在清茶和龙门阵里收敛起来的热情做最坚实的后方,万里挑一的姑娘们挥刀见血,所向披靡。

  这巨大的市场维系在一座城的荣耀上,维系在高到无可想象的收视率和投票总数上,蜀人的眼睛不离舞台上的姑娘们,整个选秀市场的兴衰也不离蜀人。消费着选秀市场巨大份额的成都,几乎成为了保证选秀节目能够继续进行的关键。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成都不再输出超级平民偶像,这些琳琅满目的秀,又有什么看头?

  而现在,成都面临的一个窘境便是,选手们凶猛依然却个性退减,到现在为止,金鹰网上18强的人气投票中,成都四位选手占了倒数的最后两个席位;收视率也难创新高,在成都比赛时的收视率已经不比前几年,在移师长沙之后,继续下降;赞助商方面似乎也激情难续——赞助商不是粉丝团,他们的决定需要考量整个市场的情况,他们的退却,是市场衰败的佐证。

  念着选秀之都的声名在外,主办方在全国18个赛区中,给了成都最多的25个名额,这一个举动倒是保住了成都人的面子,但是现在硕果仅存又岌岌可危的4个女孩,又让成都人觉得扫了颜面宁愿放到一边。历届选秀比赛中,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一个比赛的前三甲少了成都选手的身影,市场本就已经营养不良,若再加上前三甲无成都选手就好比干脆断了粮,下次选秀是否还能在成都如愿举行,都几乎要打上问号。

  其他各个城市,在今年都表现出了舍我其谁的阵势,送出的选手不是长着鲜明的脸就是有着鲜明的嗓音(不论这嗓音多么具有争议性),而这些城市的观众突然发现,今年自己不用再千山万水为了一位成都选手揪心了,自家送出的就已经这样独一无二,便卯足了劲支持自己的选手。这样一来,成都选手在前有追兵,后无援助的情况下几乎是在孤军奋战,这选秀之都的称号,极有可能在广州或长沙选手问鼎时,默默地拱手让人。

  我们保卫的,不仅仅是选秀之都这个称呼,而是选秀之都这四个字之下的生命力。从市场上来讲,就是保护为成都带来经济收益的选秀产业链,更深远一点保卫了几乎成为选秀标签的成都市场,就是保卫了全国的选秀市场;从城市精神上来说,我们是在保卫成都人的骄傲和尊严,保卫着一千多万成都人,秀出自己的勇气。

  不然,谁还会相信那句,想唱就唱,要唱得响亮?

   外忧:打压?!无人喝彩?!

  李宇春、张靓颖、魏晨、张杰都是从选秀中走出来成为星光熠熠的明星。成都因为他们而骄傲,成都是“选秀之城”的名号也由此得来。今年,这座城市的骄傲被打了折扣,2009年快乐女声全国18强的名单里,只有寥寥可数的成都面孔,而她们的晋级之路也不如以往的顺利,待定,待定?待定!每一次晋级都显得异常艰难。其他赛区实力增强、赛制改变、打压成都选手……众多的外因形成了她们前进道路上的坚冰。倘若比赛前三名里没有成都的名字,“选秀之城”将不复存在。

   独家专访舞美师:如果有打压,一定是针对潘虹樾

  “成都唱区入围全国15强的四位选手,要说后面比赛最有可能被‘打压’的会是潘虹樾。”这是舞美师对于成都赛区"被打压"说所发表的原话。成都以25位选手的绝对优势挺进全国比赛,却在突围赛大量落马,败给了实力明显较弱的其他赛区选手,成都电视台转播“快女”比赛时,电视机下面滚动播放的观众短信也不断出现了“评委打压成都选手!”“唱的没得成都姑娘好还晋级,有黑幕!太明显的打压了”之类的内容。由此看来,坊间对于成都选手被打压一事已成了内心认定的事实。而深谙湖南卫视内幕的舞美师一席话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打压,毫无疑问地发生在了成都选手身上。

  湖南卫视号称一直以“公平公正”来对待此次“快女”比赛,那么对于舞美师爆料“打压”一事,湖南卫视又会作何解释?“怎么可能打压?”湖南卫视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在斩钉截铁的给出了意料中的答案。对于湖南卫视的官方回答,舞美师也做出了解释:“快女在节目内容层面,主办方如果刻意打压成都或哪个地区的选手其实是有悖快女选秀目标和快女精神的,因此这个层面一直在规则内运行。但是快女在项目运作层面,作为一个万众瞩目期待的大型音乐选秀,在项目营运的过程中难免为制造和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出现所谓的幕后操作,比如为了冠名商和赞助商的利益,节目必须要有收视保证。”舞美师给记者举例表示:“比如主办方在节目内容层面首场第一个就淘汰了合作单位腾讯重点选送打造的快女董贞,结果第二天腾讯就“封杀”了快女新闻,经过谈判60强便给保留了腾讯选送的另一快女文筱芮才以平息。这些都是实际操作中必然存在的但不会很多,也都在道德法律的范畴内运行。”

  在“快女”比赛开始前,一位天娱的内部员工就委婉的表示“黑幕”属实:“具体内定某个选手不可能,但是今年没有了观众投票,所以导演对于自己看好的选手就可以提前给评委打招呼,争取晋级的名额。”这句话和舞美师爆料的“跑调歌手”曾轶可铁定进10强不谋而合。“曾轶可是常德人,她铁定进10强也是力挺她的常德籍领导所说的原话。”

  既然有打压,在好几个成都选手中为何专门选择潘虹樾来打压?“这个选手个性十足实力超群,年纪又小,将会作为成都种子选手和广州种子选手刘惜君来PK,会在接下来比赛的某一场中重点发力展现给大家,经过‘打压’后的潘虹樾要是当不了‘王’就会‘死’很惨,这也是检验选手商业价值的最好的办法。”

  潘虹樾如果注定被打压,那么剩下的成都选手有无可能进入前三甲?湖南卫视内部看好的三甲又是谁?“她一定会是匹黑马,现在还没有露水,现在安静的很,细心的观众本周五晚直播就应该会看出点端倪,黑马就要搅水了。这匹黑马会是长沙唱区的成都女孩李媛希,湖南卫视第一副台长张华立看好的快女,可能是张台搞了十年星姐选举,对美女有情结,特别是对能唱会跳的美女,而天娱老总龙丹妮看好的却是女版‘陈楚生’王志心,将树立为天娱艺人的‘道德模范’。湖南卫视总编室李浩主任(就是那个经常发言的)个人看好的是李霄云。”很可惜,在舞美师公布的选手中,那个最痛的结果出现在我们眼前——没有一个名字属于成都赛区。

   “成都选手有实力,但不是有实力就可以拿冠军。”

  2009年快乐女声的成都选手特点可以说有点模糊,唱功好无疑是最大特点,但是其他特点呢?很多人都说不上来。“成都赛区今年实力没有下降。”一位天娱的工作人员说。既然实力没有下降,为何晋级的人却寥寥无几?“其实进入全国前60强的人很多,这也证明了成都赛区实力还是很强,但是今年成都赛区选手都没有特别突出的特点,和李宇春那一届完全不能比,快女比赛不是你实力强就能拿冠军,你看快男,王铮亮唱得比魏晨好多了,可是最后是魏晨拿了第三名,王铮亮没有。我们看一个选手能不能晋级,还要从综合素质、台风、现场发挥来考虑,不是你唱得好就可以过。毕竟最后我们包装出来的是一个需要在台前唱歌的艺人,而不是一个只会唱歌的人。”舞美师也证实了这一点,“成都唱区的选手一直是湖南卫视和天娱重点关注的对象,但自从05年后,成都的选手实力越来越强却少了很多个性的东西,倒是每年广州唱区出现了不少实力和个性兼备的选手,比如刘惜君,就是本届重点看好和打造的快女三甲之一。今年快女10强总决赛主办方正在营造引导成都实力选手和广州个性选手的大PK,这个一定会很精彩,也是后面节目的一大亮点。”

  今年成都赛区还有一些“回锅肉”选手,大部分都被淘汰,成都赛区的王梓就是这样一位“回锅肉”选手,是否是因此被淘汰了呢?天娱工作人员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回锅肉选手肯定不会是我们首要的选择,她们参加比赛太多,得失心很重,每个人都是老油子,而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简单的选手。至于王梓被淘汰,这个有一定原因,但是每个导演和评委的口味都不一样,这其中有各种巧合的复杂因素。”

   “全国18强的评选一定会让大众参与。”

  成都人对于选秀的热情一直高于其他城市。改为评委制之后,成都观众认为自己的意见得不到体现,便不再关注比赛,“选秀之城”的集体氛围衰减。关注度减少后,上街拉票、上百万的短信投票的盛况就很难看见,成都选手便很有了一些“孤军奋战”的感觉。湖南卫视工作人员也承认了改变赛制这一点带来的影响,“这个对选手的影响肯定有,不仅仅是选手,连我们台的经济收益也少了很多。所以全国18强比赛一定会给一个让大众参与的东西,最后还是会回归观众的。”听完这席话,我们不妨来假设一下,如果有短信投票,也许再来一个李宇春的成绩就不再是神话。

  对于赛制的改变,和湖南卫视的紧张对比,舞美师的态度显得轻松许多,“这就是个玩的游戏。”舞美师说,“从两点来说,一个是当广电总局规定快女不准短信投票,海选预选不能上星播出后,大众的参与度大大降低,选秀的大部分权力自然落在了评委身上,当然主办方肯定会有自己看好的选手晋级,评委大部分考虑的是谁唱的更好,谁的音乐和声音最有特色,主办方大部分考虑的是节目如何更好看,音乐风格和选手个性应该百花齐放照顾各年龄各层次受众;另一个就是今年天娱只签全国18强,前10强将与10大唱片公司合作会全部出唱片,所以无论游戏怎么玩,最终快女要推向市场,要包装成商品,快女肯定要给中国流行乐坛带来不一样的新鲜特色音乐和偶像流行趋势。”

   被模仿的成都

  成都赛区在前几年的持续走高,使成都超女的走红方式被其他赛区纷纷拷贝,被模仿的太多,成都本身的特色因此被淹没,他们只能挤出一丝笑容说——只有实力不能被模仿。可是中国会唱歌的人太多,只会唱歌没有特色,很难脱颖而出。那我们只能用一句广告词来形容我们的愿望:“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张佑方COSPLAY李宇春

  相似度:80%

  模仿特点:中性风

  中性风的始祖是潘美辰,可是正儿八经在娱乐圈挂刮起了中性风的人却是2005年超级女声冠军李宇春,虽然唱功未必有太大优势,但是李宇春却能以中性风揽下一堆歌迷,并且创下了一个至今无人超越的冠军票数——3,528,308票一举获得冠军。而2009年快乐女声选手张佑方,从参加比赛开始就被打上了“李宇春”的标签。“怎么说模仿呢?我们都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感觉,李宇春就是那种很率真、酷酷的、超有亲和力的人,而我就是爱笑、而且皮皮的。我不会模仿任何人,我只会做我自己。”这是张佑方对此的回答,但是很明显,某些时候的解释就是掩饰,观众雪亮的眼睛瞪着,不够好的嗓音、清爽短发、中性风打扮,活脱脱的就是李宇春的灵魂附体,正是由于这样,张佑方尽管唱功不如人,但是仍然挤进了高手如云的“2009快乐女声”全国20强。虽然最后止步于全国前10强,但和其他被淘汰了的选手相比,张佑方被更多的人记住了。

   王志心COSPLAY张杰

  相似度:70%

  模特特点:曲折经历

  “2007年快乐男声”冠军张杰的经历和其他选手比起来,显得更为曲折。出生在成都的一个小镇,家里开着一家小小的米粉馆,无钱无势参加比赛;身为“我型我秀2004全国偶像歌手大赛”总冠军,获奖后一夜成名的只是虚名,而不是应该成正比的身价,用张杰自己的话说,获得冠军后几乎没有挣到钱。于是他又杀入快男的战场,好在这一次总算成功,张杰更是凭借这些曲折的经历打动了不少人加入其粉丝的行列。而被湖南卫视重点保护的王志心亦如此,出生在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场的一户普通的农民家里,一场车祸使得志心变成了孤儿,来长沙的费用都是驻唱酒吧老板友情提供的。曲折的经历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和支持,有人写过这样一段话,“这个抱着吉他的女孩就是安徒生童话中的那个在寒冷冬夜划着火柴的小女孩,不管多么寒冷和艰难,依旧带着灿烂的微笑。我感觉她完全是在用生命歌唱,用她的真心来感染和打动每个人。

   内患:无个性 无表演 无亮点

  这个城市曾经走出过李宇春,走出过张靓颖,这个城市就是秀城——成都。自从选秀开始在国内风靡,成都就一直是站在风口浪尖的城市,因为太多从这个城市走出去的人,他们代表了成都。但是让我们记住这些名字的原因除了他们在比赛中有好成绩之外,还有就是他们在比赛中发挥了只属于自己的特质。

  从李宇春的中性唱腔,到张靓颖的海豚音,就算其它选手没有在比赛中拿到好成绩,也会被观众们所熟知,就好像我们可以不说冠军李宇春,而只说李宇春,仍旧是一样的轰动效果。把镜头从叱咤风云的05年拉到现在,成都赛区的选手仍旧受到了一贯的关注,但是这份关注中似乎少了一些亮点。

  虽然每一个选手似乎都让评委难以舍弃,而这也正是09选秀舞台上所出现的问题,在同等条件下,竟然没有哪个选手身上有一个足以让评委淘汰掉其他人的亮点,相比国家广电总局的新规定,在抉择这个问题上,似乎更加难为评委们了。小李孝利,小张靓颖,小李宇春,今年的选手似乎都是翻版的前辈,成都赛区的状况也不容乐观。

  选秀之都的名声还在,而适用在选手们身上的形容词却变得越来越贫瘠,从第一次选秀崛起开始,选手们的特点就是评委们心中的一道标尺,如果选出来的人仅仅是唱歌好听,恐怕第一名要多设几个名额才算公平。

  “这届选手歌唱实力很强,但是综合实力不高”

  受访者:兔子

  天娱工作人员(应采访者要求此处使用化名)

  身为整个选秀事件的甲方,天娱公司比起前两年来更加沉默了,毕竟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无论是来自于选手还是观众。不过他们却也的确是最有力的发言方,因为最后的合同上,甲方赫然写着:天娱传媒。

  《成都女报》:天娱会很注重选手的个性吗?

  兔子:会啊,需要有一定的辨识度才能让更多人认识、记得。

  《成都女报》:这届快女比赛中的成都选手总体上给你什么感觉?

  兔子:歌唱实力很强,但是综合实力不高。

  《成都女报》:关于成都选手退赛以及在某刊物上刊登的退赛理由,公司是什么态度?

  兔子:其实这件事情是无稽之谈,选秀不是今年第一次办,所以签约这个事情也不是第一年,之前我们签约都是很开放的态度,你可以在签约现场跟你的家长、监护人联系,考虑商量签约与否,甚至你可以把你的律师叫到现场,我们都允许,所以说什么我们不许选手与家人联系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成都女报》:那么签约这个事情上天娱方面是不存在强制的可能性?

  兔子:肯定。而且事实上我们在选手报名参加比赛的时候就已经公布了前20强签约的这样一个比赛制度,相信很多不参加比赛的人都知道这个规则。不知道20强要签约就是在撒谎。

  《成都女报》:对这届比赛中成都赛区的选手有什么期望或者给予吗?

  兔子:成都赛区选手的实力不容忽视,而且选秀这么多年,成都的优势一直都在,希望她们能够在比赛中做真正的自己,继续走下去取得好成绩吧。

  “站在舞台上不仅仅是唱歌,而是一场表演”

  受访者:马雪阳

  07年快男选手 至上励合成员

  虽然没有在比赛中走到最后,但是马雪阳阳光干净的形象仍旧能让人过目不忘,这也许就是个性的魅力,即便提前离场仍旧可以霸占人们心里的一块地方。

  《成都女报》:在你当初参加比赛的时候你觉得你的个人特点是什么?

  马雪阳:内心上说就是我一直很坚定地坚持着自己的音乐。(外形上说呢?)可能就是很阳光的感觉吧,也是其他人这么说的哈哈,如果心情不好的时候看到我会觉得很开心,哈哈。

  《成都女报》:你的这个个性在比赛中对你有什么帮助吗?

  马雪阳:当然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所以每首歌不是所有人唱出来都是一个味道,那如果说我是一个经常黑脸,站在舞台上就低头唱歌的人,可能应该很早就被淘汰掉吧。

  《成都女报》:你觉得一个选手的个性对他在比赛中会有什么帮助?

  马雪阳:如果是一个很有个性很有特点的选手,会很容易让评为和观众记住你。都对你的印象深刻那么会对参加比赛这个过程有一个推动的正面效果。

  《成都女报》:关注09快女比赛吗?

  马雪阳:有啊,不过时间不是很多,不能每场都看。

  《成都女报》:对于同样来自成都赛区的今年的选手有没有特别关注?

  马雪阳:有啊,我很喜欢郁可唯,觉得她声音很好,唱歌的条件很好。

  《成都女报》:她接下来还要继续参加比赛,而且是竞争很强烈的比赛,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给她?

  马雪阳:就像我刚刚说的,选手的个性很重要,站在舞台上不仅仅是唱歌,而是一场表演,如果仅仅是唱歌那么就丝毫没有新意,而且失去站在舞台上的意义。我觉得她虽然有很好的条件,但是个性方面就需要继续加强,能够脱颖而出才是能够继续走下去的关键。

  “如果不是第一眼就吸引的话,很可能就不会做他的粉丝了”

  受访者:手套

  所属粉丝团体:乐橙

  接到采访任务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手套,那个当年为了亲眼见到魏晨而奋不顾身的小姑娘。记得当时乐橙们为了支持魏晨,手机的彩铃都是魏晨的新歌,翻到电话之后因为很久没有打过,很怕已经停用了。当电话那边响起魏晨那首《一个人睡》的时候我才舒了一口气。

  《成都女报》:最近还有在关注魏晨吗?

  手套:有啊,他演唱会都会去,他回家的话也会去机场。

  《成都女报》:魏晨身上的什么特质吸引了你呢?

  手套:最开始看比赛的时候是看了一个活动的片子,然后感觉魏晨是一个很孝顺的人,我本身不是很喜欢张扬的那种性格,然后他又刚好符合这个特点,所以当时就很注意他。如果不是第一眼就吸引的话,很可能就不会做他的粉丝了。

  《成都女报》:在唱歌方面呢?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

  手套:其实客观讲他唱歌不是唱得最好听的,不过他唱歌时候的态度很吸引人,他会很认真去唱歌,听别人的意见然后去慢慢改进。

  《成都女报》:最近关注选秀活动了吗?快女看了没有?

  手套:看了呀,成都的表现得都不错。

  《成都女报》:这届比赛有没有比较吸引你的选手?

  手套:谈不上喜欢吧,成都的选手还是要出色一些,但是因为没有太去了解一些性格上的东西,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感觉。

  “实力强,但是没特点”

  受访者:任宏伟

  《成都商报》资深娱乐记者

  作为一个从比赛开始就身置现场的记者,他是这场比赛的见证者之一,他的态度或许有些私人,但是他的态度绝对都浸透着现场的真实。

  《成都女报》:本届快女成都赛区的选手跟其他赛区的选手相比有什么最大的不同?

  任宏伟:实力强,但是没特点。成都赛区的普遍是唱功硬,但是只是埋头唱歌,没有发挥出自己的个性特点。

  《成都女报》金鹰网上现在有一个投票,网友可以给自己喜欢的选手投票,但是成都的几位选手排名都不是很靠前,你觉得最大的原因是什么呢?

  任宏伟:跟个性不鲜明有很大关系,没有个性就不能吸引粉丝不能吸引观众,所以支持度自然就会降低。

  《成都女报》:对于现在还要继续参加比赛的四位成都的选手,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任宏伟:郁可维的话要再把个性突出一点,她在舞台上唱歌有点闷,气氛调动得不好。江映蓉只要发挥好应该没问题,本身素质也很好。潘虹樾是最有潜力的,因为年龄小,发展空间很大。至于黄英,希望她运气好吧,因为唱民歌不是很讨巧。

   商业价值逐渐降低

  跟随着全民的疯狂,选秀节目以所向披靡的影响力,带来了商机无限的选秀经济。从2004年关注度并不高的《超级女声》开始,选秀经济已经在国内萌芽,到了2005年便一哄而上。整体来看,经过了2005年的辉煌之后,全国选秀市场已经基本饱和,不论是广告商还是投资冠名方,都不复当年热情。单独来讲,湖南电视台由于“超女”、“快男”和“快女”的极高收视率自然赢得盆满钵满,但是作为天才原产地的成都,便无法与长沙的实际得益媲美。选秀进行5年后的今天,成都的选秀市场更是萧条一片,商业价值持续走低,选秀市场长此以往,难道真的难有立足之地?

   选秀市场整体萎缩

  从“超级女声”开始,国内选秀市场开始成型。电视产业作为创意经济范畴内的典型,利用优秀的电视节目创意进行模式输出迅速扩大资本规模,是电视产业获得经济利益的捷径。有学者评价——正是有了《超级女声》、《加油,好男儿》等大型的真人秀活动,电视娱乐节目开始升级换代,中国电视的创意水平提升,创意能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释放。2007年,“快乐男声”为湖南卫视带来2个多亿的收入,这一数字远远高过声名大噪的“超级女声”;2006年,《上海真人秀节目产业价值链研究报告》称东方卫视四个选秀品牌的商业价值将达到38.45亿元。

  湖南卫视“娱乐至死”的精神广受赞誉,其借助“超级女声”掀起电视选秀的掘金狂潮,把选秀经济推向前台。曾经,“超级女声”领衔的选秀经济大大提升了湖南卫视的广告价值,通过大众的参与实现了最大限度的互动,一次次登上娱乐新闻的头条,所有这些都在彰显创意的力量。但是,由于版权经济在中国电视模式推广上的缺位,创新变成了出力不讨好的行为,在模仿创新、整合创新和原始创新三者之间,后者落选的几率高不可攀。遍览中国电视风光一时的选秀节目,几乎都是一个模式,即使纵向比较同一个选秀节目其创新之处仍付诸阙如,观众的审美疲劳不难理解。金牌营销师陈安之先生把成功的秘诀归结为一句话:“简单的事情,重复地做!”。一语道破今日电视选秀节目颓败的原因。然而这一切在2008年,中国电视50周年之际,并没有实现,选秀经济死水一潭。到了今日,“快女”再战江湖,算是为沉寂许久的选秀市场增添了希望,可是错过了黄金时段、大规模更改了赛制之后,广告赞助方面的辉煌难续。

   成都的“粉丝经济”走向落寞

  由选秀节目开创的,不仅仅是电视台方面的产业价值,而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其中包括的重要一环,便是偶像经济。在选秀节目中较为突出并受观众欢迎的参赛者,无论最后成绩如何,都已经在尚不清楚娱乐圈深浅的情况下,就拥有了一批较为固定的粉丝,而那些因为选秀节目而功成名就的选手,就更加明显,他们的粉丝团规模很大,关于自己偶像的一切商业衍生品,他们都愿意消费。这一情况在成都,比在其他任何城市都要更加突出。

  与当年的追星一族相比,如今的粉丝团不仅队伍空前庞大,年龄的跨度广泛,最显著的一个特征就是借助网络的力量,正在形成一个组织严密的文化经济部落———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些粉丝团已经初步具有经济组织的形态,而他们团购偶像这一娱乐时代的新经济现象已经引起包括英国《金融时报》在内的国外媒体的密切关注。

  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组织严密的、庞大的粉丝团才是明星消费的最佳主体,因此已经有人在尝试提出“粉丝经济学”的概念。作为“粉丝经济”的重要环节,无论是粉丝团缺乏造血功能,还是经纪公司缺少市场意识;无论是演出市场缺少“订单意识”,还是其它市场缺少整合意识,都存在不少问题。更加严重的情况是,今年成都“快女”25强出炉的时候,许多选手连百度贴吧都还没有,而比赛持续到现在,除了郁可唯和江映蓉的粉丝群较具规模——即便如此,依然完全无法与当年李宇春等人的粉丝团规模相比——其他两位选手,黄英和潘红樾的粉丝几乎还没有形成规模。让人无法不担心,即使这几位成都“快女”获得较好的成绩,依然无法凭借其粉丝团为选秀经济带来较好收益。

   冠名赞助商的热情冷却

  曾经在2007年为“快乐男声”冠名赞助的成都西婵美容整形医院的覃总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当年赞助‘快乐男声’,是我们第一次对选秀比赛冠名,当时只是想尝试一下,没想到实际情况比我们预想的要好得多。”在赞助“快乐男声”之后,西婵美容整形医院成功地在成都打响了知名度,而且更让他们喜出望外的是,年轻消费者——尤其是男性消费者群体因为这一次冠名而打开了市场。

  今年的“快乐女声”在成都开赛前,西婵美容整形医院本打算继续拿下冠名权,可是当主办方公布冠名费用的时候,他们着实被吓了一跳。“我觉得是主办方很聪明地利用了同行竞争,考察了同行竞争中的底线价格,高出了07年一大截。”覃总表示,在面对几百万的冠名费时,他们做了对如今成都选秀市场的分析,在数据和调查面前,西婵美容整形医院认为,如今的成都选秀市场已经大不如前,不论是关注度还是号召力都在降低,而观众也普遍表示对选秀节目产生了疲倦心态。于是,“西婵”退出了争夺冠名权之争。

  和“西婵”一样感到今年情势大不如前而放弃冠名权的,还有不少药品和通讯企业,他们都曾经在2007年争得如火如荼,却都在今年选择了袖手旁观。一位今年参与争夺冠名权的成都企业负责人说:“冠名肯定还是会带来品牌知名度,但是综合衡量了巨额冠名费和已经不再火爆的市场后,宁愿放弃。”与之前更加不同的是,相较之前人人都巴不得分到一杯羹而努力从其他方面让企业与“超女、快男”沾边的情况,现在这些未能争得冠名费的企业,连观望的力气都省了。

   秀城或将拱手让人

  不是所有的称号都能被形容成“浮云”,有些名副其实的头衔,实际上能够带来巨大的商机,并且会成为一个标签性的特质,“选秀之都”这个称号之于成都便是如此。

  选秀之都做了5年之后,从各个方面来说,成都都在慢慢衰落,就好像任何一个辉煌时代的末路一样,如今的成都选秀市场充分展现出了后继无人,回天乏力的现状。长此以往,成都不仅盛名不保,还有可能流失许多经济收益。

   旅游、教育经济的衰退

  选秀和旅游似乎是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而实际上,成都成为选秀之都以后,旅游方面增添了新的一项收入——朝圣之旅。许多对成都的成功选秀明星抱有极大热情的外地人,会专程前来成都一睹在比赛中,被选手一再提及的春熙路或九眼桥。成都走出的选秀明星兢兢业业地做着义务宣传大使的工作,更多的外地人前来成都都会将旅游的一站选定为张靓颖曾经驻唱的音乐房子,或谭维维演出过的莲花府邸。据音乐房子的相关人员介绍,在05年“超女”之后,音乐房子几乎每天都会接待来自外地的游客,有些游客会专门点名让曾经参加过“超女”等选秀节目的歌手演唱。

  从教育方面来说,最重要的当然是四川音乐学院的招生受到影响。当一位又一位选秀明星来自四川音乐学院之后,无疑是这所音乐院校最好的免费广告,而川音自己也在招生时有意无意打出了“超女牌”。从招生情况来看,2005年当李宇春已经红遍全国的时候,四川音乐学院的报考人数就已经有了大幅的增长。四川大学艺术学院、外国语学院和四川师范大学的艺术学院都有生源增长,虽然没有确切调查显示这是由于“超女”造成,但想必多少会有影响。

  如果成都选秀市场持续走低,没有像李宇春一般的超级选秀明星出现,那么对于成都旅游和教育经济,也不啻为一个小小的打击。

   其他选秀节目不再视成都为乐土

  不难发现,当成都在众多外地选秀节目中获得亮眼成绩之后,众多选秀节目一拥而上,都将成都作为自己节目的重要选拔地,或者干脆将节目移至成都进行,这座城市被关注的程度前所未有地提升。这些节目看中成都选手过人的才华,更重要的是他们独一无二的个性,是节目争议性和收视率的保证。再来就是因为成都蕴藏着巨大潜力的粉丝市场,支持本土明星是成都粉丝坚守的原则,那么不论是演唱会还是周边衍生产品,都有可观的消费群体。

  第59届世界小姐大赛四川赛区今年正式落户成都,这是自2003年世姐大赛进入中国以来,四川首次获得独立承办权。2008年,第十八届世界超级模特大赛决赛也是在川内举办。一时间,连世界级选秀赛事都选择成都作为举办城市,无疑是对成都选秀精神的肯定,也是基于对成都选秀市场的百倍信心。

  可惜的是,由于成都的选秀市场几乎已经趋于饱和,在盛世之后,就再也没有更为耀眼的时刻。如此能够将全世界的镁光灯都聚集在成都的情形,很有可能在几年之后,就消失不见。

   “秀城”变 “宅城”

  有太多成都人虽然自己与选秀不沾边,却因为成都选手的骄人成绩而心生自豪,在生活和工作中一洗平日的懒散和消极,在各个场合努力表现自己。“这就是榜样的力量”,四川大学心理学研究生GIGI说:“我本来并不关注选秀节目,但是在05年那个大环境下,很难避开这个话题,在看了几场之后,发现这个女孩不过和我一般年纪,却已经有了这样的勇气,不自觉也会为自己加油打劲。”

  GIGI的教授曾经对她分析过这种现象的背后原因,他认为这是因为本土明星,尤其是与自己距离较近的明星,会为观众带来更大的激励。并且正是由于选秀这种选拔草根英雄的方式,让人可以产生一种极强的心理暗示——他可以做到的,我也一定可以。这个情况放在成都,有着更深刻的文化原因,成都人一向都是平日里自由松散的人群,但是从历史上看,又从来不缺乏血性和勇气,关键是需要一个很好的催化剂来点燃。而选秀比赛正是这样的一种催化剂,自选秀之都被冠在成都头上之后,成都人明显要比之前心态积极许多。

  如果成都的选秀之路一直下滑,那么这曾经点燃成都人的火焰也将被浇熄,这个天府之国是否会再次沉浸在自己的温柔乡中尚无定论,可是那些有真才华或有歪才的成都人,将不再认为勇敢秀出来是一个好的选择,而宁愿将“秀城”变成一个“宅城”。

   拿什么保卫你我的成都

   成都选手突围作战计划

   潘虹樾:在压力下奋争

  她是一个跟张靓颖类似却又比张靓颖张扬的选手,而舞美师的爆料内容中却不幸出现了她的名字,而且是跟一个不好的词语连在一起——打压。

  看到舞美师的爆料之后不免有些惋惜,如果真的是“组织”上的意思,那么潘虹樾岂不是难再翻身?今年没有短信投票支持的赛制,选手能否晋级全靠评委一张嘴,看着潘虹樾被黑手打压确实可惜,与其一筹莫展不如强力出击,让潘虹樾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的优势,让打压变成无形的动力。

  不打无准备之仗是这个19岁小姑娘给人的惊喜,无论是从海选还是到后来更加激烈的角逐,潘虹樾都做了充足的准备。虽然唱英文歌是她的拿手好戏,可是跟张靓颖太过相似恐怕也是她的弱点,有句话不是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吗?既然潘虹樾一直固执地走英文歌路线,不如这次就绕道而行,让所有把潘虹樾当成张靓颖来看的人大吃一惊。

  潘虹樾也精心准备了参赛用的中文歌曲,再加上她自身优于张靓颖的地方是跳舞,就算仍旧用英文歌上阵,也会有突出优势。相信她能够有所突破,冲开打压的阻力,成功晋级。

   郁可唯:表现转音实力

  作为成都赛区四个选手当中最稳的一个,郁可唯是今年夺冠的热门,不过关注度是靠冷门拉动的,所以越是赛前吵得热就越是要谨慎,所以这里给郁可唯的建议不外乎正常发挥和保持清醒。

  作为“唯一能打动朱桦心灵”的选手,她一路走来没有太多的坎坷,但是太过于顺利反而会让人有些隐约的不安。既然是夺冠的热门,那么很多评委和观众就会对这样一个选手用冠军的要求去评判,相比之下似乎就有了不公平的剪刀差。

  真假音的转换是郁可唯的拿手好戏,似乎也是没有特点的成都选手身上难得的特点,比赛中适时展现这个优点对晋级很有帮助。

  冲刺阶段选择转音难度较高的英文歌曲可以让自己脱颖而出。作为一个一眼看上去就是认认真真安安静静在唱歌的选手,郁可唯不适合跳舞,因为站在舞台上就仿佛有一种大将之风降临,好好唱歌吧郁可唯!

   黄英:偶尔改变歌路

  黄英参加比赛以来演唱的曲目给人一种红歌会的感觉,《山歌好比春江水》到《映山红》感觉黄英是一个可以把红歌演绎得恰到好处的选手,作为一个唱非通俗歌曲晋级的歌手,黄英最大的特点就是红歌。

  如果说黄英是四位选手中最个性的一个倒也不为过,但是继续延续这个个性似乎也有一些风险。18进15突围赛中,虽然黄英表现不俗,但是仍旧被打入待定席,多少让人有些出乎意料,但是也不难从评委的态度中看出他们对红歌的态度,不禁止但是似乎也不提倡。当然我们希望这只不过是评委们的态度而不是主办方的态度,否则黄英的前路堪忧。

  不过她自创的“黄英唱腔”加上她参赛前的表演经验,掌控舞台应该不成问题,虽然不是专业科班出身,但也未必不是好事情,这种“野”声音或许还是黄英的制胜点,宋祖英不也是成名之后才接受了科班培训?

   江映蓉:展现商业价值

  在四位成都选手中,江映蓉可以说是经验最丰富的一个,在参加09快女之前就已经在各类比赛中获奖,并且演唱电影插曲。那么江映蓉缺的不是比赛经验,而是一举突围的表现。

  “百变”这个词用来形容江映蓉最合适不过,可以上一秒是《火》里面的热情女郎,下一秒又变成《一个人想你》里的纯真小女生,好像你永远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江映蓉,但是事实上每次出现在你面前的都是真正的江映蓉,只不过是她的许多面。

  江映蓉有着黝黑健康的皮肤和活力四射的舞台表现力,可以说是四个人中最有台风和星范儿的选手,其实唱片公司也都看得出,包装江映蓉是一个事半功倍的活儿。

   为“选秀之都”出谋划策

  在已经看到“选秀之都”岌岌可危的现状之后,需要拿出的,其实就是一个可操作的保卫计划。这份计划尽管不详尽,却可能关系到成都选秀市场的复苏;尽管不专业,却代表着一个美好的心愿——将选秀之都的名号用切实可行的行动保住!将成都的济济人才连同从不服输的城市性格一起,秀给所有人看!

   观众关注,节目创新

  也许现在成都选手确实不比几年前那样个性鲜明,却没有人能够否认他们不输前辈的超凡实力。选秀的审美疲劳是造成关注度下降的重要原因,成都选手称霸全国的情况出现在选秀节目最初在国内兴起的时候,不论从节目所传达的“草根精神”,还是赛制上全民参与的设置,都是造成轰动的原因,五年之后的降烧,虽然让人唏嘘,却也是情理之中。

  首先,成都的观众不要因为节目无法投票便丧失了对成都选手的关注,他们依旧是一群身怀绝技寻找机会的孩子,依旧有着昂扬的斗志和勇气。来自家乡的鼓励会让他们有更大的动力和更好的发挥,才能够在比赛中保持良好的状态。并且,关注度的提高,将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黑幕发生在成都选手身上,在一系列的采访中,不论是主办方、评委还是电视台,都没有否认成都选手的实力,那么最让人担心的,就是在没有话题炒作的情况下,他们被“暗算”掉的可能性。舆论的压力和民众的支持,会让节目向更加公开透明的方向发展进行,对选手良好的建议,也能够为他们指点迷津。当成都孩子们获得一个让人满意的成绩时,选秀之都的名声只会更加响亮而不是被遗忘。

  节目本身的创新也是重要的一点。在快餐消费的时代,任何一档节目若始终保持不变,必定会面对观众的流失,可是假如仅仅在赛制上做一些让人眼花缭乱不明就里的改动,又会矫枉过正让观众没有耐心再去了解。这里的创新,是从节目形式到节目理念的全方位创新。仅仅靠炒作维持的节目便丧失了选秀的基本原则,媒体不分青红皂白的捧或杀,也会造成节目不再单纯的形象,让观众感到无聊甚至厌烦。

   打造自己的选秀品牌

  湖南卫视作为内地第一家将选秀节目包装引进的地方电视台,获得了让人咋舌的经济利益和知名度。在“超级女声”之后,各地方电视台纷纷效仿,推出各种选秀节目跟风,成都电视台也是其中一个。但是湖南台珠玉在前,若没有更夺人眼球的举措,只能沦为山寨版,并且如果选秀节目局限在自己的城市举行,也只有沦为自娱自乐。

  成都作为选秀之都,虽然声名在外,却一直仅仅充当着“人才输出地”的角色,凭借几位从成都走出的选秀明星,湖南台获得的各种利益确实让人眼红。有人说,真正的选秀之都其实应该是湖南,因为成都充其量不过是产业链中最为底层的一环,虽然人才辈出,却只能外流才能获得声名。这种言论虽然刺耳,却也有其有理之处,在选秀产业已经成为一条完整产业链的情况下,成都不应该仅仅满足于做流水线上的一个机器,而应该变作一位掌控者。

  大规模的造星运动却不是说说这么简单,需要大量的资金、缜密的策划、精确的执行、对市场的敏感和细节上的完美。一档成功选秀节目的幕后推手共不可没。我们丝毫不怀疑成都有这样有魄力也有能力的精英,如果自己推出的选秀节目成功,选秀之都就不再是需要看别人眼色才能保住的头衔,而是真真正正属于我们自己的荣光。

   请你参与

  保卫成都这句口号喊出来很容易,实际执行的话,只会让人觉得无从下手——能怎样保卫呢?实际上,我们提出保卫成都,就是希望每一位成都人都能参与进来,给出你自己对如何保卫成都这座选秀之都的建议和意见,让成都不要成为一个无秀可秀的城市,让我们所热爱的家乡,重新焕发出光彩。

  请将你的意见和建议告诉我们,我们将从中选出最有建设性的一份给予丰厚奖励。

  联系电话:028-86618359

  来信请寄:成都市红星路二段159号成都日报报业大厦2203《成都女报》编辑部

  18进10比赛的彩排中,郁可唯被安排成为第一个坐上晋级宝座的选手,那时的她坐在宝座上神情落寞,还在为自己是否能在一会儿的比赛中真的坐上此席而担忧,未想她真的成为了第一位晋级全国十强的选手,也是成都赛区唯一一位。她身边虚位以待宝座中,还有几个留给成都选手?

   姓名:黄英

  籍贯:四川省达州市渠县

  生日:1389.1.27

  身高:157CM

  星座:水瓶座

   姓名:潘虹樾

  籍贯:贵州省凯里市

  生日:1989.7.1.

  学校:四川音乐学院

  身高:162cm

  星座:巨蟹座

   姓名:江映蓉

  籍贯:四川成都

  生日:1988.2.1

  学校:北京现代音乐学院

  身高:168CM

  星座:水瓶座

   姓名:郁可唯

  原名:郁英霞

  英文名:Yisa

  籍贯:四川·成都

  生日;1985.10.23

  学校:电子科技大学

  身高:168cm

  星座:天蝎座

  李宇春的成功已经成为一个草根梦的模版,但是仅仅依靠李宇春的一己之力,并不足以支撑起整个成都选秀市场。成都需要更加性格色彩鲜明如李宇春的选手,也需要更多关注他们的人。

  舞台上载歌载舞的“快女”中,成都姑娘的身影已经越来越少,如果本届比赛中,成都军团遭遇“滑铁卢,那么对成都选秀市场的影响不堪设想。与其输出选手,为他人做嫁衣裳,不如自己开创一档有创意有看点的选秀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