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鹰:临床专硕培养模式已不适合当前国情 专科规培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重庆师范大学教务系统_重庆医科大学教务处_重庆志愿服务网|重大
阅读模式

2014年,作为国家制度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正式启动。这一培养医生的“国际标准动作”终于在我国拉开序幕。为了与前期的培训模式相衔接,作为过渡办法,采用了“双轨制”的住院医师培训模式,即: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以下简称“住培”)模式与临床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以下简称“专硕”)模式并存。临床专硕模式弊端日益凸显,学生们、住培医师们、带教老师以及基地医院反应问题多多。

在今年两会期间,人大代表、解放军总医院老年科李小鹰教授关于《改革专业硕士研究生培养模式,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双轨合一》的提案引起了强烈共鸣: 临床专硕与住培双轨制可休矣 。

“大国医疗的核心,是培养合格的临床医生,必须要有规范化的医生培养制度,这是我国住培制度的要义。今年我的建议案就是针对这个问题而来的。”李小鹰教授在会议期间接受了医学界记者的采访。

“双轨制”浪费国家资源严重影响医生培养质量

“ 我国临床专硕研究生培养体系是在没有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的特殊时期产生的培养模式,已不适合当前国情。 ”李教授告诉记者,她在调研中发现,由于各地城市就业都有“硕士、博士”优先的条件,加上住培毕业“四证合一”的诱惑力,驱使临床医学高校毕业生拼命考研,医学院的招收规模也不断扩大。

相关部门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专硕生招收数量约为2.4万名,2015年增加至3.5万名,而实际报考人数超过10万人,而2015年应届医学类本科毕业生为13.5万。这表明,有60%~70%应届(去除往届毕业生)本科生加入考研大军。在医学生的本科教育阶段,最后一年是临床实习期,考研压力导致青年学子的实习期“放羊”,有些学校甚至让学生复习考研放假或象征性地安排选修课,实践课程形同虚设。许多住培基地的老师们发现,第一年住培医生几乎都要补临床‘物理诊断课’,因为孩子们的临床基本能力普遍不达标。

而相较于考研大军“热火朝天”,另一面则是住培生源数量和质量受到影响,难以满足国家计划和要求。因为有一部分已经参培的学员仍继续复习准备考研,将住培作为“临时跳板”,一旦考研成功立即退培,而这已成为退培的主要原因。甚至作为国家为补充基层人才而设定的定向生,也有近1/3的比例违约参考临床专硕或公务员。

“双轨制”关系不理顺制约住培制度实施

针对近年来频频发生的医学生们反馈的待遇问题,李教授表示这些矛盾的核心问题是双轨制并行的关系难以理顺。针对待遇问题,李教授坦言“专硕生是学生身份,归教育部门管,不仅要交学费,也没有工资收入。在待遇上是比不了住培医师的。”住培医师不仅有国家年均3万的补助费用,而且有省级配套补助年均1~3万不等,“所以能理解专硕生因为待遇低造成的不平衡心理”。

李教授指出,学位申请途径不同则是住培医师不满情绪的另一原因。虽然两者都接受同样的临床训练,但是以同等学历申请学位的途径并不畅通,“有的地方是学位授予单位与培训单位不一致,有的地方是申请费用昂贵。”另外,李教授表示,现有体制下,住培医师基本都固化在各地区,不能实现跨区域流动,如何建立让优秀的医师能够跨地域选择优秀住培基地也是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

而“唯学历论”则是不利于住培制度实施的重要问题。由于历史原因和固有思维,各地的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仍然将研究生学位作为招聘的“门槛”。“住培证的含金量难以等同于临床专硕。”李教授告诉医学界,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人才评价的不一致,将导致社会化住培医师结业后就业难,其后果必将影响住培制度长远、全面、深入实施。“如有的医院20万招聘住培生、临床专硕毕业生再给10万补助解决住房问题的做法,是住培证难敌硕士学位证的真实写照。”李教授希望尽快结束这种尴尬现状。

建议取消“双轨制”加快构建与国际接轨的毕业后医学教育制度

针对这些问题,李小鹰教授在提案中提出了解决思路,并建议到2020年起取消专硕招生,实行住培单轨制。

一、限制专硕研究生盲目扩招趋势。

研究生招生规模和专业分配应以卫生系统需求为导向,纳入到医疗卫生系统的统一规划当中。教育部门应听取卫生计生主管部门意见,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医疗卫生行业需求合理确定招生数量、专业构成。

二、强化科研型研究生培养。

临床与科研人才的教育目标、培养模式、带教方法和人才产出结果都是截然不同的,一个注重实践,一个注重理论;一个是培养医生,一个是培养研究型人才。两种类型研究生并存,在实际管理中必然带来混乱。应与国际接轨,取消临床专硕的模式,将硕士研究生培养准确定位于科学学位培养,突出加强科学学位研究生培养改革,保障研究型医学人才培养质量。临床科研型研究生毕业后在基础或临床实验室工作,职称晋升走研究系列。李教授表示,要增加科研型研究生招生规模,让真正对科研有兴趣的人能够得到良好的训练,提高我国的医学研究能力。“如果科研型研究生毕业后想要做临床医师,也可以申请住培,取得合格证后同样能成为临床医师。”李教授说。

三、简化学位申请流程,畅通住培医师专业学位申请通道。

对于学位授予单位,不应仅限于高等医学院校,特别是对于专业学位的申请,应体现专业技术人才成长规律和特点,符合条件的医疗卫生机构(如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均可作为学位授予单位。

在过渡阶段,对于住培医师同等学力申请者,其规范化培训结业考核合格并通过专业学位论文答辩后,即应授予相应专业学位,而不是再重复参加高校课程学习和缴纳高额学费。

应逐步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证取代专硕学位证,与国际接轨;或单独设立职业学位,由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单位授予,国家认可。

采访行将结束时,李教授表示,我国相关主管部门要尽快调研以改革人事政策,探索跨地域人才选拔的途径,让优秀的医学人才能够脱颖而出;同时,按照中办、国办《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要求,应促进职称制度与人才培养制度的有效衔接,对卫生专业领域,“逐步建立与职称制度相衔接的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制度”,保证我国医学人才培养制度的健康发展。

(来源:“医学界”微信号;作者:张凌)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医脉通”。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